歡迎光臨 理想作文網 收藏本站(或按Ctrl+D鍵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見花兒凋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害怕跌倒,所以蹣跚地走著;害怕失去,所以緊緊地守護著;害怕后悔,所以加倍珍惜。天涯此時,遙遙彼岸,向她問候一聲:花兒調謝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才知道,時間并不能衡量一切。在沙灘上留下的漫長足跡,到頭來還是會被海浪無情地蓋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場任性的雨呵,下了好一段日子,就是不愿意停一停,仿佛就是為他矛盾的心情而哭泣的。在操場那一處,A君撐著雨傘在那兒發愣呆,表情是多么的茫然。心想著:這件事情到底要如何解決才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件事情,是A君與她之間的一個誤解。直到現在,都沒有得以解決。或許,是A君與她都選擇了逃避。同學之間缺乏了溝通,都是那一堵隔膜墻惹的禍,誰也沒有找誰好好地聊過天,或是不愿意開口說話,甚至是開不了口說話。從簡單一直進行到復雜,導致局面十分僵硬。在A君眼中,她是他遇上眾多女生當中,對友情很執著、懂得如何去珍惜的一個女生。對此A君也是曾經深深地感動過,很想去珍惜這一份友情,這一位好同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只要人與人之間的隔膜墻越來越厚時,就再也無法挽回了。到時候才后悔也是徒勞。坦誠相對,將心此心真的很重要。難道不是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只是因為一些小小的誤解,而使同學之間產生隔膜墻,那么溝通不就難上加難嗎?如果人們連最基本的坦誠都沒有的話,那么,社會上原有的人情味兒不是大大地削減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還是一昧地下,沒有停過。這哭泣,并不華麗,并不愁傷,只是有些許矛盾。在操場那處,A君一直等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待又是一種什么樣的概念?等待的是,彼岸的答復。茫然地凝視前方,一直很久很久。然后,他看見花兒在凋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ww.9774464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你比煙花更寂寞 下一篇:文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建快3开奖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分彩胆码技巧 今天股市走势 广东时时彩几分钟开奖 新疆时时号码直播经网 福建22选5开奖历史 福建11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新时时二星和值玩法 腾讯棋牌手游 新时时五星技巧 海王捕鱼机